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ouo风小城:

占tag抱歉 真的十分抱歉
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了

事情是这样的 某一天我起床打开lof准备看消息的时候,我的一位读者私信告诉我,我的文被搬到了一个叫腐次元的app上
哪位读者是过来问我说否给了这个人授权

我真是一脸懵逼,因为我的确给过授权 在贴吧 可惜我没有找哪位小天使要链接 当时也刚刚写文 不懂这些东西 结果我也曾去贴吧找过,并没有找到 我自想应该是有什么事没有转吧
我自认为我文笔不是很好 能被大家喜欢我是很高兴的 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高产的 所以我的文能被转载是很开心的
一般要授权找我我都会给

可这次....这个人其实...没有授权转我东西我还是无所谓的......然后我看到了评论???
他的空间里几乎都是一些太太们的文 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全是无授权的....
主要是有人在我的那篇文下问问题..她就自己答了
就是这个把我惹火了
我那篇文里 我并没有想用abo把薛洋框住的意思 因为我觉得在我那篇文里不合适
甚至全程都十分清水 我不知道哪看出来的abo
我也在文里强调过不是abo 不是abo只是单单薛洋体质特殊
这篇的初衷是想试试薛洋带孩子的感觉

可是(摊手)
我去找了这位“太太”的qq他的思路简直是新奇 我看不懂  图放在下面 大家可以看
然后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他事后的态度 我觉得我给了他一个晚上足够想很多了
最后一张图是他盗的太太们的文 可能还有几篇我不知道 因为我私聊给他后他就把文删掉了
还有...这个挂人是我自己的事情..如果其他被盗的太太不愿意掺和或者退圈了 还是请大家不要打扰啦!
我觉得我在圈里还是比较透明的...不了解也不关注圈里的事情...有些太太退圈了或者不乐意掺和我真的十分抱歉!!!!

大家 奇人共赏吧

【蔡叶蔡】我的蛋和我男神的搞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1.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总被屏蔽,我真的啥也没写啊QWQ,只能放图上来了。

2.很无聊的一篇文,没啥可看的,其他我想说的都在图里了。

3.差点忘了!!在ooc的路上大步流星!!



【长得俊】尤长靖究竟哪里好了?

短小ooc

  8:
  不匿,谢邀。
  之前看网上很多人都说我很宠尤长靖,在这里我想说一下,不止是这样,尤长靖其实也总是不违背他的年龄,像我的哥哥一样。
  他会在别人说我黑时说我在他心里“一直在发光”,在我表演时非常为我捧场,而且我的性格不好相处,他一直可以和我融洽相处,还会经常cue我自作词作曲的《等待整个冬天》,会配合我突然的中二,并且因为我在《firewalking》曾经跌倒过,自那以后他就会帮我整理椅子,唱歌的时候也会很温柔得和声,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好cue,基本上你说什么他都会配合。好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
  说了他温柔的一面,来说说他作为团里的“忙内”,甜的一面好了。
  说真的,他笑起来就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他看见爱吃的东西(比如椰浆饭)闪闪发光的眼睛也让人想要把所有都捧给他,而且用粉丝的话说“他每次都像站坑里了一样小小的一只” 就很想让人把他整个捞进怀里抱着不放…… 他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去做什么的很甜的人设,一直都是自然流露出来的,于是我就总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了,也许是因为这样,你们才总说他是“酒窝开关”吧。
  而且他唱歌的时候就很像在发光一样,每次我都会想“他在我心里才是一直在发光” 。高音很漂亮,唱的时候也很投入,每次都好像在讲什么故事一样,所以可能我才会出现你们说得那种特别骄傲的眼神吧。
  你们经常说他有点胖,我也总是cue他该减肥了什么的,但是我想我们想的都一样,他圆圆的真的很可爱。 不过讲真的,关于减肥这一方面其实我没有什么资格说,因为我一向管不住他,他一看我,我就认输了,在大厂里都是林超泽,陆定昊还有灵超他们管着他,我从来都是偷偷和他一起去全时吃夜宵什么的。 但是,他减肥的时候让人看了很心疼,他是特别在乎别人目光的那种,这个方面我不是特别认同,所以我经常会告诉他“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我希望他可以做真实的可爱的自己。
  快要彩排了,就稍微再写一点点吧。
  一路走来他真的很不容易,写这篇就是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真实的他,喜欢这样的他。
  最后,感谢你陪我到现在。
  
  
  
  

【花瓶】瘦金

随便写的,现在某绿网发的。

(一)
解雨臣把花束放在墓碑前,轻抚上面工整地用瘦金体刻成的“吴邪”二字。墓碑四周是已经枯萎的各色花瓣。
“时间过得真快。”他笑了笑,“又是一个十年。”
二零二五年八月十七日,距离吴邪葬身“终极”已经过了十年。
他并未亲眼目睹那个场景,不过想来也是极为惨烈……只记得张起灵独自一人跋涉到他家门前,手中只攥着一个笔记本。哪怕后来张起灵清醒过来后又再次冒险去了一趟长白山,回来后除了再次失忆,也没有带回来吴邪一根头发。
解雨臣只好在西泠印社旁买了一块地,给吴邪立了一个碑。
第一年解雨臣,黑瞎子,胖子,王盟等人还来看过他,但到了后来,只剩了解雨臣一个人。
解雨臣闭上双眼,努力转过身,不再去想。
胖子的女儿也该上学了吧。
(二)
解雨臣驱车赶回家,西泠印社所在的位置已经改成了一家小吃店。他撇开头,想着晚上该吃什么好。
毕竟家中还有一个顶级生活残废。
(三)
张起灵坐在沙发上,哪怕失忆也惯性地望着天花板,消化着那个俊朗的男人灌输给自己的信息,偶尔翻一翻手里泛黄的笔记本。
他淡漠地看着或整齐,或凌乱的瘦金体,几乎每页都有提到“闷油瓶”或者“张起灵”,那个自称“解雨臣”的人告诉他,这是自己的“代号”,至于自己真实的名字,解雨臣也并不知晓,不过张起灵并不在乎。
他对逝去的记忆似乎不大感兴趣,只是乐于研究一下这些故事,打发时间。不过显然这个笔记本的主人并没有什么讲故事的天赋,很多东西他看不太明白。
张起灵合上笔记本,闭目养神,他没有什么时间观念,累了就休息,醒了就发呆,或者看看笔记本。
开门声响起,他不禁看过去,眼神锐利,见是熟悉的“解雨臣”,又闭上眼。
解雨臣自顾自地吃着买来的煎饺。
纵使解家没落多年,解雨臣也将部分家产赠与了秀秀,但他从优雅的吃相仍然能看出几十年前老九门的辉煌。
张起灵显然对满溢的香气毫无兴趣,果然哪怕失去记忆,食物对于他也只是维持生存的物品罢了。
“不饿?”解雨臣挑眉。
然而没有回复,他仿佛在自说自话。
解雨臣倒也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暗暗地想,自从张起灵搬来就没有开过口,十年过去了,要是丧失语言能力就不好了。
那“南瞎北哑”倒也名副其实了。
(四)
解雨臣是从日喀则临近不丹的地方找到黑瞎子的,解雨臣鲜少去到西藏,不过这次他有他自认为比较重要的事情。
黑瞎子变得不多——解雨臣也很少见到他,但是印象中——戴墨镜,身上有青椒肉丝味道的特征都没有改变。
黑瞎子操着一口藏语味道的蒙古语,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幸而解雨臣懂得一点蒙古语,不过还是听不懂黑瞎子的鬼话,二人驴头不对马嘴地扯了几个回合,最终还是以黑瞎子笑场结束。
解雨臣淡淡说:“很高兴你能活到现在。”
黑瞎子也笑了:“多谢。不过剩的时间也不长了。”
解雨臣并不了解黑瞎子,印象最深的那次见面也是几十年前那个午后,黑瞎子走进他们大院时候的情景。
是黑瞎子教会了解雨臣,原来多惨的人都是可以笑的。
黑瞎子依旧笑得嚣张,丢过来沉重的东西把解雨臣从回忆中惊醒。
“反正也没有多少日子了,这东西我带在身上也没什么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本就是你的。”
“张爷用着顺手,您那把代替品他肯定用不惯,而且我更爱枪。”
黑金古刀的重量超出解雨臣的想象,他几乎握不住,幸好还留了几个信任的家奴,顺便带他们一起来了,便让他们搬上私人飞机。
解雨臣想,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张家人可以扛起这样的重量了吧。
“为了讨您家那位的欢心,可真是大动干戈。”黑瞎子眯起双眼。
解雨臣一怔。
“你言重了,只是怕他想不开给吴邪殉葬。”
黑瞎子没有拆穿他。
解雨臣有些高原反应,他故作镇定理了理衣襟,走上了私人飞机。
黑瞎子看着飞机渐渐消失在天际,摇头不语。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皮衣,走进了破烂的茅屋。
没两步便栽倒下去。
(五)
张起灵暗暗计算,已经超过一周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
他照常翻着笔记,显然不知道其实解雨臣已经去了一个多月。
张起灵神情淡漠,或许解雨臣就是这个笔记本的主人吧。
想来,住在这里那么久,他似乎没有看过解雨臣写字。
张起灵的好奇心向来消失得很快,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生存的意义,因为他常常脑中一片空白。
其实他的记忆也并非完全消失,一些似乎对于这具身体比较重要的信息都还留着。
比如张家,比如终极。
但是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
他不再去想,也没有兴趣。
(六)
飞机坠落前一秒,解雨臣自嘲一笑,果然是不能轻信他人。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仇家这么执着。
或许是解雨臣命好,他留下了一命,但是黑金古刀却怎么都找不着了。
虽说他不在,王盟也一样会为张起灵送饭,但是他心中尤为不放心,他永远不会背叛吴邪,可王盟却不一定。
于是他拖着病躯从南京赶到了杭州。
一开门,张起灵安然无言地翻着笔记本,见解雨臣进来,淡淡看了他一眼。
解雨臣笑了,从沙发缝隙中掏出一支笔,执起张起灵的手,临着笔记本上的字体。
“等你学会怎么写,我就告诉你笔记本的主人。”
这一教便是一生。
(七)
张起灵看着苍老的解雨臣闭上双眼,他却年轻如此。
后来张起灵把解雨臣葬在吴邪墓旁,墓碑上是他亲手用瘦金体刻下的三个字——解雨臣。
他还是不知道笔记本的主人。
久久,他站起身,一如往昔独自一人,走向天涯。
只是身后再也没有沉重的黑金古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