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晓薛】偷

灵魂互换梗
是个刀子
(1)
床上的人剧渐渐睁开了双眼,嘶哑的喉咙刚刚发出一个音节,他就有些不可置信地坐起身来。发现那双早已瞎了的眼,此时,可以视物。
一个大胆地想法出现在他脑海,他把微微颤抖的左手挪到眼前,俨然左手失了小拇指,伤疤狰狞可怕,仿佛还在淌着血。
晓星尘不得不承认事实,哪怕如此荒唐。
他现在在薛洋的身体里。
“道长,醒啦?”
面覆白绸,微微笑着的“晓星尘”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薛洋。”晓星尘冷冷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薛洋一怔,随即笑道:“道长,我还真不习惯用这具身体,弱不禁风的,跟白斩鸡似的。”
薛洋话语带刺,心里却抑制不住地啜泣。
他知道了。
这四个字不住在薛洋脑海中回荡,化成一把把利刃,往他破碎的心伤刺。
晓星尘揉揉疼痛的太阳穴。原来那个无名少年,竟是薛洋吗?
晓星尘心中腾起与之同归于尽的想法。
“道长,道长。呜呜,你终于醒了。”耳边蓦然出现稚嫩的女声,阿箐紧紧抱着“晓星尘”,脸上满是担忧之情。“晓星尘”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阿箐哭够了,将视线转到晓星尘身上。
“喂喂,坏东西!还不快去做饭。”阿箐从薛洋怀里跳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瞪着晓星尘说道。
晓星尘一怔,一时无语,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想说:我并非薛洋,我是晓星尘!话到了喉头却被硬生生吞下。
又有谁会相信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实呢?于是,他只能沉默。
薛洋道:“家里的菜刚刚烧糊了,我再去买些吧。”
他心里慌得不行,想要出去透透气,却被阿箐抓住衣角。
“道长道长你别去,你刚醒呢。坏东西倒活蹦乱跳的,让他去!”话音刚落,阿箐推了推正发呆的晓星尘,道,“还不快去!”
晓星尘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出屋子。
卖菜的看见他就像见了鬼似的,显然很怕他,结果“薛洋”像是中了邪,不但付了钱,而且全程脸上都带着笑容,倒也有几分温润。
他提着菜,还在路上扶了一位摔倒的大娘,把人背到医馆,还替她付了看病的钱,路人看得眼珠子走快掉了,纷纷觉得自己在做梦。而大娘醒后看见眼前这张脸却又昏了过去。
(2)
晓星尘与薛洋互换身体刚满七天之时,“小流氓疑似从良”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义城,一时间,薛洋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真薛洋抚着自己面上的白绫,心中忐忑不安。他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
而这天,来得这样快。
纵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薛洋听到那个声音时,仍不由一怔。
傲雪凌霜宋子琛。
“你没事便好。”宋岚像是松了一口气,他轻声说道,“那个人,是薛洋。”
薛洋握紧衣摆,做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却显得五官狰狞不堪。
宋岚只当他是太过惊讶气愤。
晓星尘隐隐约约听到好友的声音,急忙 朝外快步走去。
“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蜮伎俩!接近晓星尘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宋岚厉声道。
薛洋张张嘴,刚准备回话,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咧了咧嘴角,没发出声音。
拂雪出鞘,直直向晓星尘的方向刺去,晓星尘看着眼前的好友和那把向自己冲来的剑,一时竟不知作何反应。
薛洋太阳穴一跳,飞速向晓星尘的方向奔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意义如何。再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他低下头看着一剑穿了他的心的拂雪。失血过多让他视线模糊,这时隐约听到了晓星尘说:“好玩儿吗?”
然后,他听到自己说:“好玩。怎么不好玩。”
霜华出鞘。
最后的最后,他看到的是自己落在地上的左臂。缺了一根手指的左手紧紧握着一颗不知从哪偷来的糖。糖碎了。
他偷来的这些日子终是断了。
(3)
薛洋死了,自是大快人心。

——
讲真,我把自己虐到了23333
抽的:在厨房里灵魂互换
这个在厨房里我也不知道咋写,结果抽了三次,都在厨房O_o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