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晓薛】文风挑战

原作名:魔道祖师
Cp:晓薛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①自己惯有的文风
拂雪出鞘,直直向晓星尘的方向刺去,晓星尘看着眼前的好友和那把向自己冲来的剑,一时竟不知作何反应。
薛洋太阳穴一跳,飞速向晓星尘的方向奔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意义如何。再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他低下头看着一剑穿了他的心的拂雪。失血过多让他视线模糊,之时隐约听到了晓星尘说:“好玩儿吗?”
然后,他听到自己说:“好玩。怎么不好玩。”
霜华出鞘。
最后的最后,他看到的是自己落在地上的左臂。缺了一根手指的左手紧紧握着一颗不知从哪偷来的糖。糖碎了。
他偷来的这些日子终是断了。
②黑暗文风
薛洋静静注视着躺在棺内的晓星尘,嘴里一颗糖嚼得“咯嘣,咯嘣”的,突然,他笑了,很缓慢地俯下身来,额头贴在晓星尘冰凉的额头上,舔了舔虎牙,声音低沉:“晓道长你再不醒,这义城真就一个活人不留了。”
良久,没有任何回应。
当日夜,阿箐命陨降灾之下,死相凄惨。
几日后,薛洋取心头血,以命换命复活晓星尘,魂飞魄散再无来生。
多年后,傲雪凌霜,明月清风行走江湖,扶危救困,名扬天下。
世间再无薛洋。
③恶搞文风
苹果滚到地上,薛洋看着插在自己腹部的霜华,勾起唇角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他就看到了……含光君将自己紧紧抱在怀里?!他猛地坐起来,却因为腰部的酸软无力重重地摔到蓝忘机的怀里。
蓝忘机眸中含笑,在他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声音低沉沙哑:“早安。”
薛洋急忙推开他,注视着蓝忘机的眸子,一脸严肃:“含光君,我,薛洋。”
……
魏无羡真是不知道自己惹了何方大神了,明明昨晚还美滋滋地和自家蓝二哥哥一夜春宵,现在就被把剑险些通个对穿。
晓星尘颤抖着手抽出剑,“薛洋,好玩吗?”
魏无羡更懵逼了,连忙说道:“小师叔别激动,我,魏无羡!”
④翻译腔
晓星尘看着薛洋,手颤抖着不成样子:“薛洋你究竟想做什么,哦,我的上帝啊,我发誓一定要用靴子狠狠踢你的屁股,你这个愚蠢的土拨鼠!”
⑤少女或者小清新的风格
微风拂面。今年的春天格外暖。天空洒下一片细密的雨丝,绵绵落在身上。
薛洋快步行在羊肠小道上,猛地撞上一人,抬头看去,目光落入那双映着星光的眸子,微闪着温柔。油纸伞撑在他头上,温润声音在耳边响起:“一起走吧。”
空气酿着蜜。
薛洋突然爱上了春天。
⑥苏苏苏
晓星尘蓦然转过身来,一双清亮的眸子像是含了一片星空,唇角勾起一个温润的弧度,他向着薛洋的方向走来,附身捉住了那双柔软的唇,只是贴了一下。
“早些睡吧。”
糖被塞到手里。
⑦一看就有病
“诶我说你是哪里冒出来的,这穿的是古装吧?难不成你是古代人?你是穿越来的?队长队长队长,我这是还没睡醒吗,嗷嗷嗷,我们赶紧回去吧。他们不是鬼吧!要不要去请个道士什么的驱鬼啊!……”黄少天看着训练室多出来的俩人,目瞪口呆,语速飚到了一个新高度,手上揉着薛洋软乎乎的脸颊。
薛洋听得脑仁疼,一巴掌拍开黄少天的手,抽出降灾,笑容甜腻腻的:“再叨叨割了你的舌头。”
“阿洋别闹。”晓星尘无奈地笑了笑,揉了一把薛洋有些凌乱的头发,将人拉到自己身边,握住他执着降灾的手。
⑧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本命大风,模仿不出来。
⑨向原作致敬
“好玩吗?”晓星尘冷冷看向薛洋。
“好玩儿,当然好玩儿。”薛洋倔强地看着晓星尘……和一地泡沫。
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放多少洗衣粉啊。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