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一个曦瑶小段子

世间甲子须臾事。
距离观音庙一事已过去多年,蓝曦臣也娶了妻。对方与他十分相配,二人婚后相敬如宾,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春节前夕,姑苏难得下起了雪。蓝曦臣胸口有些闷,找了借口出来散步。走着走着,竟是不知不觉来到了后山,他为金光瑶立了衣冠冢,在这里。
蓝曦臣有些迷茫,他难得不顾雅正地席地而坐,雪落在发间,好似一夜白头。
或许是因为天地苍茫一片,他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来抚过他亲手刻上的金光瑶三字,细细擦拭落在那处柔软的  雪丝。
无酒人自醉。
恍惚间,他脑中闪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读过的诗句,挣扎了一下,终了还是一笔一划地在地上薄薄得一层雪上勾画着。
“君埋地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