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晓薛】26个字母(上)

下半部分在 @风城 那里哦
有喜欢的可以告诉我,我考虑扩文

airsick 晕机
和晓星尘举办完婚礼后,他们就直接坐上了前往普吉岛的航班。
普吉岛,那可是著名的蜜月圣地,加上薛洋带着晓星尘买的戒指,那叫一个欣喜若狂,于是……他成功地忘记了自己晕机的毛病。
薛洋自打起飞就觉得不对劲了,满心都是mmp,脸都要憋绿了。
晓星尘知道以后非常懊恼,连声道歉说自己考虑不周,薛洋强撑着亲了他一口,于是差点……
吐他一身。
backspace 退回
薛洋有一项奇怪的技能,如果他死了,他可以退回,改变死亡的结局。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种技能是无故被常慈安揍了一顿,小指还被压得粉碎那一次。
那时候,他躺在地上,看着自己旁边那一块烂肉哭得撕心裂肺,围观群众偶尔投以同情的目光,但是更多的只是纯围观。夕阳渐落,夜已黑,他不得不忍着剧痛站起身来。
天飘起了小雨,薛洋全身渐渐湿透了,他终于拖着一身的青紫来到了一个破庙。
破庙里蜷着三个乞丐,这是他一向最害怕的,因为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十分凶狠。
薛洋小心翼翼地偷了一点香炉灰,站在大门,以免乞丐们随时醒来。
他深吸一口气,狠狠将香炉灰糊在自己的断指处,眼泪喷涌而出,但他最终也只是咬紧了下唇,防止痛呼也喷涌而出,最后落得个伤上加伤。
他刚刚松了一口气,乞丐就睁开了眼睛,抄起扫把就要朝他走来,他吓得急忙奔出去。
门外已经是倾盆大雨,什么也看不见。
他跑到没有力气,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为之,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
他发起了高烧,之后他死了。
然后他又回到了破庙里,这时他用香炉、佛像费尽全力杀死了熟睡中的三个乞丐,他成功活了下来。
之后又经历了很多事情,他都成功的退回,改变了死亡的结局。
只有一次,他没能成功,便是被含光君一刀砍下左臂那次。
他真的永远沉睡了。
cadre 干部
薛洋最讨厌晓星尘这种跟老干部似的人,喝个水都要拿陶瓷杯,就差每天都朗读一遍共/产/党/宣言了,连表情包都能发“让我们干杯”这种,快三十岁了竟然还是处男。
他薛洋可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谁知道这两个人就看对眼了呢?
disturb 打扰
阿箐不是第一次打扰晓星尘和薛洋“双修”了,每次刚刚进去,阿箐就敲门。
薛洋本人是没啥感觉的,哪怕他是被操的那个,用阿箐的话来说就是“厚脸皮”。但是他特别喜欢看满脸通红晓星尘。
更喜欢在那时绞紧,把晓星尘逼出喘息声。
可以说是很恶趣味了。
endure忍受
晓星尘看着门前的包裹,已经有些无法忍受了……第十次了。
他颤抖着手,打开那个包裹,果然,又是一具被肢解的干尸。
他的心理防线快要瓦解了,他不明白这个叫成美的人到底要折磨他到什么时候。
他终于将枪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按下了扳机。
fail 失败
薛洋从未想过自己会失败,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他的确失败了,晓星尘没有醒,只剩下了几许残魂。
他砸掉了他精心收拾的屋子。
genetics 遗传学
晓星尘是一位遗传学教授,年轻有为,德高望重。然而却有一位仗着自己小叔叔有钱有势就“为非作歹”的学生缠上了他。
班主任又是谈话,又是见家长,还是劝不过这位学生“改过自新”。
其实吧,这位叫薛洋的学生做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拽拽女生辫子,将班长的作业藏起来,或者撒一把面粉在班主任脸上之类的,幼稚得很,但是的确挺烦人。
班主任没招了,便找上了晓星尘,为什么呢,很简单。
因为薛洋只在晓星尘的课上好好听讲天天向上。
晓星尘也使了很多法子,却都被薛洋用轻佻的态度跳了过去。
后来一次偶然,晓星尘发现这个调皮的学生竟然爱吃糖,于是他每天一颗糖送到薛洋手里,想要感化他。
薛洋第一次收到糖,果然不胡言乱语了,眼眶都红了,却又露出了稚气的小虎牙,招人疼得很。
晓星尘心都要软成一片了。
hag 女巫
晓星尘是王国中的小王子,亮晶晶的双眼像是闪着小星星。
薛洋是传说中邪恶大魔王,他到哪里灾难就会跟到哪里,而阿箐是他饲养的一只代表灾难的黑猫。他的武器——一把剑,名为降灾。
这一天,传言,大魔王来到了王国里,可把国王吓坏了,这时候懂事的晓星尘便站出来表示要帮助国王除掉大魔王,而国王当然不会同意,毕竟这是他最疼爱的小王子,但是在晓星尘的强烈要求下,以及软磨硬泡下,国王终于同意了。
由于薛洋神出鬼没,又几乎没有人识得他的真面貌,于是晓星尘只能一边走一边打听。
于是稚气可爱又有礼貌的晓星尘获得了老阿姨的一堆糖果,点心。
晓星尘表示:父王说过了,糖吃多了会蛀牙的。于是他便用袋子收起来了。
晓星尘很快就遇到了大魔王薛洋,薛洋也没有掩饰,直接就告诉了晓星尘他是大魔王,然而尴尬的是,年幼的晓星尘好像真的打不过薛洋这样一个大魔头,于是就成功地被捉回了魔窟。
然而薛洋虽然长得很可怕,但是其实对晓星尘挺好的,不但没欺负他,还让阿箐陪他玩。
晓星尘于是慷慨地给薛洋糖吃,但是他怕大魔王薛洋也会长蛀牙,于是每天只给他一颗糖,当然,肯定不能忘了小可爱阿箐呀,每天也会给黑猫阿箐喂糖吃。
晓星尘发现阿箐非常通人性,他其实还是挺好奇的。
但是没想到他没问,薛洋就告诉他了。
原来阿箐的母亲是个女巫,下了很多可怕的诅咒在他人身上,但是薛洋是王国来捕她的一员,她不但将薛洋变成了丑陋的大魔王,还把阿箐变成了象征不祥的黑猫,之后便跳海自杀。
晓星尘听完之后很心疼薛洋,不但给薛洋塞了一大块糖在嘴里,还用软乎乎的小脸蹭了蹭薛洋的,之后在上面亲了一口。
之后令人惊讶的变化出现了,薛洋身上可怕的鳞片和疤痕渐渐脱落了,不久就变成了一个长着虎牙的稚气少年。
imprint 盖章、刻印
晓星尘是没想过标记薛洋的,毕竟只是萍水相逢,但是他又不能抛下一个发情的Omega不管,正准备去买点抑制剂,却被牢牢抓住了。
他也没想明白一个Omega,还在发情的Omega力气怎么那么大,后来他才明白,是因为他对薛洋一见钟情。
一夜春宵。
他没有戳进那个紧闭的缝隙,只是在薛洋腺体上咬了一口,盖了个章,留下了属于他的刻印。
jobs工作
表面上看,薛洋是一个演员,还是特有名的那种,得过好几个影帝,但是实际上他是个吸血鬼。
表面上看,晓星尘是一个老师……嗯……还是薛洋的男朋友,但是实际上他是个吸血鬼猎人。
更神奇的是,两个人互相都不知道。
kind 和蔼
曾经有记者问过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对晓星尘的印象是什么。
薛洋想了想,一改以往的嬉皮笑脸,格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很和蔼吧……就是那种人模狗样儿,心已沧桑的。”
记者:什么鬼,谁教的薛影帝语文。
旁边的晓星尘:面上笑嘻嘻,心里mmp.jpg
labor 劳动 努力
换个角度看,薛洋其实挺努力的,毕竟鬼道第二人不是吹的,奈何晓星尘一死,一朝回到解放前,天天变着阵法就为了复活晓星尘,没成功就算了,还被鬼道第一人的配偶含光君给搞死了。
他死前的想法是:要是给他出个传记电影,动画什么的,估计配音得是kaji。(大雾)
man 男人
阿箐变成男人了。
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是这的确是真的,阿箐不但变成男人了,还是一米九的糙汉,穿鞋竟然比宋岚还高。
这对软妹萝莉阿箐打击很大。
而薛洋好像对她更有意见了。
也不知道谁给薛洋推荐的:箐晓文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