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邪秋】荒野

以前发过
cp巨冷
谁知道有没有下文呢,随缘吧
这大概是我最长的一次
ooc ooc 不是谦虚!
以下正文

放眼望去,无草木,一片荒芜。
苏沐秋再次睁眼,就在这了。他没有来这的记忆,记忆的最后一秒,定格在了被撞飞的瞬间。
他垂头,却一惊。
一个男人躺在低声,光头,手臂上有十几条可怖的疤痕,脖子上也是狰狞的一道长疤。苏沐秋想想,也许这就是他们相遇的原因?他们或许都死了。
男人嘴唇发白,干裂,是严重缺水的样子。
苏沐秋有点疑惑。
“鬼也会缺水?”他低喃。
对方不知是死是活,既然遇到了,苏沐秋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就看着对方慢慢死去。况且这里只有泥土,这人也许是他唯一的伴了。
然而这里不像有水的样子,天都是浑浊的黄,近期也肯定下不了雨。
这里唯一的“水源”大概就是苏沐秋了。
苏沐秋叹了口气,再次看过去,男人已经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苏沐秋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俯下身印上了他的唇,舔了舔对方唇上的裂口,鲜血的腥味令他皱眉。
男人的脸迅速染上血色,不再那样苍白。
他推开了苏沐秋,猛地睁开双眼,想要站起身却摔在地上,然后便是剧烈的咳嗽声,听得苏沐秋都觉得难受无比。
许久,咳嗽渐渐轻了,慢了,他终于抬起头来,一脸复杂地打量着苏沐秋:清秀而稚气的脸庞让他一怔,眼前人也许才堪堪成年。最后,他的目光停在苏沐秋过于红润的唇上,有些震惊地抿了抿唇。
苏沐秋不甘示弱地看过去:对方四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浑浊地像这片天地,是与他年纪不符的百年苍老。
“你知道这是哪吗?”苏沐秋率先开口。
对方摇摇头。
苏沐秋又说:“那你叫什么?”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叫苏沐秋。”
“苏沐秋?”对方咀嚼着这三个字,唇角扬起笑容。
苏沐秋想,他不丑,只是岁月带走了他的年少……
“我是吴邪。”
话音刚落,苏沐秋就笑出声来。
“天真无邪的那个无邪?你可真是不像。”
吴邪并不在意他的话。
苏沐秋又兴致勃勃地接着提问:“你也死了?”
吴邪垂头想了想自己被冰雪包裹,脖子上汩汩流血的感觉,许久才开口:“我想我只是昏迷。”他顿了一下,问:“你……死了?”
年轻的死者吴邪并不是没有见过,相反他见多了。
但苏沐秋显然无比阳光。让吴邪无法想象此人已逝。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
“应该是。”
“我不需要吃饭睡觉,那你怎么在这里活下去?”
吴邪淡淡道:“看吧。”
他想他大概已经不在人间,不过没关系,计划没有他仍旧能照常运行。
吴邪固然野外生存知识十分丰富,但这鬼地方还真是让他束手无策。
已经饿了、渴了一晚上的他强烈感觉到了——自己的确还活着。以及,这里无太阳,无月亮,无白昼,无黑夜,空气中弥漫着尘土黄泥的土腥气,除了他和一只叫“苏沐秋”的鬼以外,没有任何生物。
吴邪感叹自己还是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差,头昏昏沉沉的,要不是他经验丰富,险些没了意识。
苏沐秋则坐在一旁挖了一块泥捏泥人,看起来好似百无聊赖。
吴邪难得起了写好奇心,把头凑过去,看着苏沐秋不停忙活的双手。
泥人算是栩栩如生,毕竟只有一双手,这里连个石子或者根树枝都没有。
泥人是个女孩,笑容洋溢在脸上,长发披肩,脸带稚气,看起来很是美好。
“这是谁?”吴邪挑眉,“你的小女朋友?”他难得开个了玩笑。
苏沐秋继续仔细地塑形,眼神都懒得给吴邪一个,嘟囔道:“胡说什么?这是我妹妹!”
吴邪定睛看看,泥人的脸的确与眼前的少年有几分相似。
“你还有个妹妹?”
苏沐秋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吴邪扫了苏沐秋一眼,发现他脸上略带沮丧,但是笑意未消,他便知道,眼前的少年一定很爱他的妹妹

苏沐秋把捏好的泥人放在一边,小脸上突然带着严肃,注视着吴邪开口:“再这样下去,你不会死吧?”
吴邪垂下头,像是在思考。
“你可能只能吃泥了。”苏沐秋失笑。
但是他没说错。
吴邪却还没有回答他。
苏沐秋有些疑惑,毕竟这个人一向不高冷,基本上是有问必答,而且看起来也是乐于与他聊天的。
于是他凑过去看,吴邪却突然往前倾,栽到他身上。
苏沐秋一怔,急忙稳住两个人。
吴邪闭着眼睛,眉头皱得很紧。苏沐秋这才发现,对方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导致他身上交错的疤痕更加明显。
他不由想到,这个大叔以前混黑道的时候一定很辛苦吧。
想着,他忍不住起了同情之心,伸出手,轻轻抚平了吴邪皱起的眉头。
“咳咳——”
吴邪突然的咳嗽声吓了苏沐秋一跳,咳嗽非常剧烈,持续的时间也很长,甚至还有几次咳出了血沫,但是吴邪却没有任何塑形苏醒的迹象。沉沉睡着。
苏沐秋将吴邪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却发现,身下的泥土如同翻滚的波浪……飞速向天边冲去。
苏沐秋无法控制,吴邪的衣服破破烂烂,他只好抱紧吴邪,免得二人被这狂沙吹散。
希望这狂沙能为他们带来生的希望。
苏沐秋想了想,觉得为吴邪一个人带来生的希望更加妥当。毕竟他已经死了。
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没有脉搏。
再次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带着裂纹的木质天花板。苏沐秋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身下是简陋的木板床。
他坐起身来,来不及想为什么鬼也会失去意识,满心都是对于这里是哪,怎么到这的疑问。
他刚抬起头,就被吓了一跳,吴邪正坐在他面前,叼着根烟。苏沐秋下意识把烟从他嘴里抽出来,按灭了。
吴邪一怔,倒也没放在心上,毕竟给小朋友吸二手烟的确不好。
相比之下,他就比苏沐秋冷静多了。活了小半辈子,他见惯了匪夷所思的事,也早就将生死度外,闷油瓶也终于从青铜门里弄出来了,他此刻了却了一身牵挂,倒也轻松。
“我比你醒得要早。”吴邪没有了饥饿感和脱水的难受,声音倒也温和了不少。
他究竟什么时候遇到苏沐秋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还来不及细细思考,就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吧。”吴邪淡淡道。
苏沐秋却皱紧了眉。
门被推开,破旧的木门“吱拉——”地响。
门外走进一人,与吴邪有八九分相似,身旁女人穿着合身的旗袍,硬是将性感的旗袍穿成了小家碧玉的感觉。
吴邪静静注视着对方,很快便打消了“那是张海客”的想法。
对方与吴邪差不多大,温润如玉,笑容和蔼可亲,看起来倒是无比天真。
两个人像是没看到吴邪,直直向苏沐秋的方向走去。
苏沐秋瞥了吴邪一眼,笑着说:“多谢相救。”
那两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他们一定要留苏沐秋用了午饭,盛情难却,苏沐秋只好答应下来。
后来苏沐秋终于被放了出来。
而在这期间,那两人从头至尾都像是只看到了苏沐秋一个人。
谁料一出门,二人就晕倒在地上。
意识消失之前,苏沐秋感觉地在飞快移动,快到他又只能抱紧了吴邪。
苏沐秋再次睁开眼,发现身边的吴邪正襟危坐,苏沐秋第一次在对方脸上看到这样严肃的表情。
周遭的掌声与欢呼听得他一头文问号,他急忙抬头向前看去。
台上,叶修和他手握冠军奖杯,笑得灿烂无比。
吴邪拉起苏沐秋,走出去。随便找了个寂静无人的地方,他便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苏沐秋也并未开口。
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吴邪突然想起自己最后的记忆是掉下雪山,而刚刚,他竟然觉得张起灵已经从青铜门出来了……
他的记忆有问题。
吴邪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根烟。
他没办法点燃,就叼在嘴里。
一瞬间,好像有什么回到了他的脑子里。
他的确到过青铜门,但那扇门打开之后空无一物,也未见到张起灵的身影。
莫非青铜门在他到来之前被强行打开过?
青铜门控制着世间万物的平衡,其中包括时空。而这一举动,破坏了平衡。这才导致了他与苏沐秋的相见。他们两个应该在不同的两个世界生活。而相遇的地方,那个荒芜,无生物地方便是两个时空的交界处。刚刚那两次……第一次看到的应该是安安稳稳过完一生,娶妻生子的吴邪。第二次……大概是未死的苏沐秋。
吴邪将自己的想法加了很多解释,完完整整地从头告诉了苏沐秋,包括他与张起灵之间的那些事情,但也有所保留,比如说终极的秘密。青铜门与终极并不是一个概念,青铜门单指那扇门,而终极是活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太大也太多了,他被迫从蛇毒里获取这些信息,导致精神紊乱,曾经几近疯魔。
他只能说,终极的重要性。
终极就是这世界,而世界包含了无数时空,时空又包含了无数平行世界,一环一环,交错着运行,永不相遇,永不互相干预,甚至不知道互相的存在,亘古不变。青铜门保持着平衡,防止时空与时空,平行世界与平行世界之间的大门被破开。而此时,青铜门都被强行破开,更不要说这一个又一个门了。
而终极,现在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吴邪只知道,现在彻底乱了,彻彻底底乱了。一切的一切。也许,终将走向毁灭。
这些平衡,一旦打破,后果不堪设想,而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
吴邪将思路捋得很清楚,一次为顿地讲下去。
苏沐秋听得认真。
吴邪不知道讲了多久,他将口中的烟嚼了,咳嗽了好一会,他那破烂的肺显然早就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而这期间,给了苏沐秋充足的思考时间。
但是苏沐秋还是无法接受这么多信息被捆成一大捆,一下子塞到他脑子里,这种感觉真瘦痛不欲生。
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按道理来讲,应是穷尽一生也接触不到这些。遥远而不可及,让他眼花缭乱,同样,更加理解眼前这个中年男人。
原来曾经的他也叫过天真。
天接近傍晚,苏沐秋和吴邪没有可去的地方,就坐在树底下,一人一鬼,相对无言。
此刻,吴邪知道自己必须要去寻找张起灵的踪迹,找寻青铜门被强迫打开的真相,以及找到移动的终极,进去看守。
苏沐秋看出了吴邪的心事。
“你要去找?”他问道。
吴邪感叹,苏沐秋心很细。
“是。”
他必须去。
而苏沐秋……吴邪皱紧双眉。
步入中年的他一向将理性列在第一位,而现在,他感觉多年前幼稚可笑的自己的感性又回到了这个身体来。
他想带着苏沐秋。
他不知道如果将苏沐秋一个人留在这里会发生什么。
他本应该不在乎这些,就像不在乎那十七道伤疤一样。因为这一向是很危险的事情。
吴邪眯着眼睛,看着苏沐秋浅棕色的头发,看起来是很温暖的颜色。
苏沐秋沉默片刻,又思考良久。
“一起走吧。”
没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显然不是一时兴起。
“好。”吴邪终是应下了。
吴邪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如果他们改变了平行世界,哪怕再细小的一点,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也将不复存在,那他们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蝴蝶效应”可以影响未来,同样也可以影响平行,影响平衡的共生
苏沐秋坐在他身边,看着远方的朝阳徐徐升起。
二人皆一夜无眠,苏沐秋是不需要,但是吴邪的黑眼圈他看了还是心中不太舒服。
苏沐秋没有劝他,这些日子的相处,虽然大部分时间不是他昏迷,就是吴邪昏迷,一向细心的苏沐秋还是对吴邪的性格有所了解。看似细心,实际上应该是倔得不行的。
苏沐秋本人也是这样。
无论历经多少次失败,依然可以笑着说出“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吴邪咳嗽几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对苏沐秋说:“走吧。”
苏沐秋也跟着他站起来,倒是没介意身上的土,吴邪却伸过手来替他拍掉了。
“去哪?”苏沐秋看着吴邪偏瘦还带着一层茧的手,与他极其相似,同样历尽沧桑。
“不知道。”不是玩笑话,吴邪由衷地说,面上十分真诚。
苏沐秋对这里还算熟悉,吴邪倒是第一次来。
“先逛逛吧。”吴邪苦笑。
苏沐秋倒是有些疑惑,跟在他后面飘着:“你不着急寻找真相了吗?”
吴邪叹了口气,步伐快了些:“着急,但是有办法吗?”
吴邪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街上又很静,现在大约四点钟,路上只有很少匆匆的行人,也忍不住向这个方向侧目,目光带着探究。
吴邪很不适应,一头问号。
苏沐秋忍不住莞尔,飘到吴邪旁边,不再跟在对方身后。
“你忘了?他们都看不到我的。”
这是苏沐秋生活的时空的平行世界,但是已经有一个“苏沐秋”了,所以这个突然到来的苏沐秋世人无法看到,虽然他还是打破了自古以来微妙的平衡,毕竟就算无法被人看到,他还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站在了这片土地上。
吴邪皱眉,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刚才他的话看起来就是奇怪的自言自语,怪不得会获得这么多探究的眼神,奇怪的注视了。
关于平衡,关于青铜门以及终极的存在这些张家世世代代守护的秘密,以及别人所觊觎的可以控制所以的这个珍宝,吴邪之前是做过很多很多研究的,包括从蛇毒中也获取了很多零散的,或者有头无尾有尾无头的信息,他花了很多年进行整理,才堪堪清醒了一点。
但真正捋清楚,还需要一些时间,希望在这时间内,不要再出现更大的乱子。
街上渐渐出现了小贩的吆喝声,吴邪和苏沐秋也一步一步朝着朝阳的方向走去。
苏沐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开始需要呼吸且饥饿不已。
“我……”苏沐秋一怔,匆忙开口,“这是……”却语无伦次。
吴邪自知瞒不过他,也不打算再瞒他,就将此事细细说了。
“你现在是活的。”吴邪吸了口气,不知从哪摸出盒烟还有个一次性打火机,他抽出一根,也不在乎牌子,飞快点燃就塞进了嘴里,一瞬间心安了下来。
苏沐秋死死盯着吴邪口里的烟,明显不悦。
他伸出手来从对方嘴里强行把烟抽出来,还被烟雾呛了两下。他把烟扔在地上,站起来狠狠踩灭了。
“你的肺应该受不住烟的祸害了。”苏沐秋难得语气冷冷的。
吴邪无奈地笑笑,没放在心上。
苏沐秋又去够他手里虚握着的烟盒,反手扔在垃圾桶里,倒是挺准的。
“不要再抽了。你是想快死吗?”苏沐秋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才是“爸爸”,一天到晚竟是操心来操心去了。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你现在是活的。”
吴邪停顿了一会,苏沐秋道:“嗯,我知道,这倒是挺神奇的。”
“你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吴邪舔了舔干裂的下唇。
苏沐秋苦笑道:“也不打算回去了,毕竟我不是都死了吗?”苏沐秋往吴邪那边挪了挪,吴邪嗓子特别嘶哑,导致他的声音不是那么洪亮。
苏沐秋其实也不在意这些。
吴邪再次停顿了很长时间,才继续开口向他说:“你生活的世界,应该已经不复存在。”
这的确超出了苏沐秋的想象,他握紧破旧的衣角,直接有些泛白,不过没有过多久,也就是一瞬的时间吧,他仿佛释然,松开了紧握着的衣角。
细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不复存在。只是这样,再也不能从头开始了,因为“头”根本就不存在,也就失去了“开始”,一切终是归于结束,归于永恒的毁灭。
而毁灭中总是终将获得新生。
比如苏沐秋。
最后的最后,苏沐秋只是颔首微笑,摸了摸手上已经干涸的草莓冰淇淋,对着吴邪说道:“好,我知道了。那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之后突然,苏沐秋笑了,还是那么美好的样子:“你好像开始长头发了。”
吴邪下意识摸向头顶,的确毛茸茸的一片,是生出了点头发碎渣。
吴邪对自己的外形从来都是不甚在意的,这时却也冲苏沐秋扯开嘴角笑了笑,用沾了灰尘的衬衫袖子,擦了擦苏沐秋手上的草莓冰淇淋的污渍,直到粉色褪去,只留光洁的皮肤。
苏沐秋安静地注视着吴邪细心的动作。
“一会便出发吧,要不要吃个饭?”吴邪突然说。
苏沐秋揉了揉自己还在叫着的肚子。
“行。”
他站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土,追着吴邪的脚步。
吴邪站在收银台前,动作极其自然地从苏沐秋口袋里掏出了钱包,弹了弹上面干涸的血迹。
“多少钱?”吴邪打开钱包翻了翻,咂咂嘴,没想到这孩子还挺有钱。
苏沐秋显然看出了吴邪内心的想法,轻笑一声:“代练还是挺赚钱的,而且这是我很长时间的急需。”
老板抬起头了,嘴唇动了动,看到苏沐秋的一瞬间却愣住了:“活的苏神!”老板瞬间窜起来。“苏神,我是您的粉丝啊,能要个签名吗?”老板的眼睛闪闪发光,的确是一副粉丝见了偶像的样子。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就听老板对着后厨大吼一声:“媳妇儿,苏神来咱家馆子了。”
话音刚落,后厨就响起了锅碗瓢盆砸在地上的声音,明显是老板娘太激动所致的。
老板低声道:“我媳妇是您的女友粉呢!”
吴邪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扫了一眼苏沐秋,对方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就被豪爽的女声打断了。
“女友什么女友啊!我这年纪,都是妈妈粉了,我可是伞修的死忠粉!”
“伞修多萌啊,不像你,天天叶橙叶橙!”老板娘一巴掌打在老板头上,老板傻乐了两下,明显不在意。
苏沐秋四处看了看,松了一口气,幸好小店店面小又僻静,现在也不是饭点,顾客就他们两个人,不然他说不定会上荣耀日报的头条。
苏沐秋笑了笑,眼角有点红:“谢谢支持。”这些都是他连奢求都不曾的。
老板和老板娘大手一挥,免了二人的饭钱,还要了个苏沐秋的签名,终于美滋滋地放二人走了。
“今天睡哪?”吴邪问苏沐秋。
“问我吗?”苏沐秋轻笑,“我怎么知道。”
吴邪挑眉,将苏沐秋扯到内侧,自己站在靠马路的那侧,说道:“这里你熟。”
“我哪知道,没注意过。看吧。”苏沐秋学着吴邪当初的语气,开玩笑道。
吴邪将苏沐秋的钱包揣进口袋里。
“奢侈一回,找个旅店吧。”
苏沐秋低着头,和吴邪并排走。
“啊……”他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二人同时抬起头来,都愣住了。
因为,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对方一旁的叶修扶住他,道“你没事吧。”
“苏沐秋”脸色苍白地朝着叶修摇摇头。
叶修抬起头来,显然也看到了苏沐秋……
“你……”叶修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是这两个苏沐秋真的是太像了,已经不能说是长相相似,而叶修没有听说过“苏沐秋”还有什么双胞胎兄弟。
吴邪也没想到两个平行世界的人相遇这种概率几乎为零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苏沐秋身上。
“苏沐秋”咬了咬下唇,指着旁边的小区对吴邪和苏沐秋说道:“现在我和阿修也算是公众人物,如果被人看到了不太好,回去说吧……”
吴邪和苏沐秋跟在二人身后,苏沐秋背后泛起冷汗。
“你是平行世界里的沐秋?”叶修听了他们的话,皱紧双眉,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匪夷所思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根叼在嘴里,拿着打火机正要点火,就被一旁的“苏沐秋”拦下了。
“少抽点。”“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下次沐橙来,小心我向她告状。”
叶修立刻以飞速将烟收起。
吴邪暗想,果然都是苏沐秋。
而苏沐秋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听到苏沐橙的名字,他忍不住坐直了身子,眼睛像是发光一般,他嗓子有点颤抖:“我能见见沐橙吗?”他实在太想自己的妹妹,明知道不是一个人,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欺骗自己。
叶修和“苏沐秋”理解他,但是明显很为难的样子。
许久,“苏沐秋”道:“沐橙不在这里啊……抱歉。”他略带歉意地看向苏沐秋。
吴邪扫了一眼明显有些失落的“苏沐秋”,低声道:“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苏沐秋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那就算了吧。”笑容带着深深的无力感。最终,还要被迫向命运低头。
叶修和“苏沐秋”出于礼貌与同情,请吴邪和苏沐秋吃了顿饭,又让他们两个人住下。
毕竟这件事如果被曝光,对于他们二人也并无好处。
夜幕降临,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吴邪笑着将钱包塞进苏沐秋口袋里:“省下了一笔开销。”
叶修和“苏沐秋”只给他们收拾出了一间客房来。
房间内似乎还飘着些灰尘,吴邪脆弱的肺又开始荡漾,激得他咳嗽又急又剧烈,甚至还咳出一口血。吴邪倒是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苏沐秋却白了一张脸,给吴邪倒了杯温开水,一边给他擦嘴角处的血,一边数他的恶习,语气是略显嫌弃,但是眼中却是心疼不已。
吴邪则是轻笑着将水一饮而尽,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天生暖棕色,软乎乎的,是光头吴邪好久没有体验的手感。
“小朋友不要管这么宽。”
吴邪顺手又摸了一把。
苏沐秋被他噎了一下,有些气愤地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吴邪轻悄悄地躺在另一边,戳着苏沐秋凌乱稍长的发丝。窗外的雨大了些,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飞速袭来。
过了一会,吴邪几乎陷入睡梦中时,就被一声巨大的雷吵醒。他睡眠一向浅,一点声音就能将他从睡梦中吵醒,更别提着巨响了。
这里难得下这么大的雨,平常大多数时候是极细的雨丝,撒在身上绵绵的。
苏沐秋倒是睡得很深,吴邪凑过去,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整个人蜷在了一起,瑟瑟发抖,像是做了什么噩梦。
又是一声巨响砸下来,苏沐秋明显颤了一下。
吴邪不由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捂住他的耳朵,想了想,又抱紧了些。
“晚安。”他轻声说,声音沙哑。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