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真美好

圈名陶青苑,可以叫我陶陶,重名纯属缘分

【长得俊】海风(上)

        激情写一发长得俊,短小。又名《林彦俊漂流记》(大雾)
        以下正文

        林彦俊醒来,已经快要天亮。  
  他今天第一次出海,虽然旁观过不少渔民捕鱼,也听过不少关于捕鱼的各种技巧,但是空有理论没有实践,他成功地在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小船被海浪击碎,他乘着碎片大概漂了整整一夜,被冲上这座他从未听说过的,不知名的孤岛。  
  黎明之前是一天当中最冷的时候,林彦俊的衣服很单薄,他打了个冷颤,缓缓站了起来。  
  今天或许是一个星期四,他想。如果他的确如他所料漂了一整晚的话。  
  林彦俊一向有记日记的习惯,他从上衣口袋还真的摸到了自己的日记本,他打开扣子拿出来,是还挺厚的一本,被水浸透如今已经干了,翻起来“哗啦哗啦”地响。        
  他眨眨眼睛,隐隐约约看到上一页是星期三,那无论如何就将现在定为星期四好了。  
  他继续在裤子口袋摸摸,摸到了一截铅笔头和五颗奶糖。他把奶糖塞回口袋,准备留到死前再吃,如果在这座岛上没有生存下去的话。   
  这之后他又看了看天边,好似有一丝金黄的印迹,于是他躺下来将自己蜷成一团,准备等天亮后再考虑下一步行动。  
  他冷得不自主地发抖着,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为了不让未来未知的恐慌影响自己,于是他想到了小时候父母常给他讲得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王国的一位王子想要追寻自由的爱情,而逃掉了联姻,扮成渔夫漫无目的地在海上漂着,最后到了一座叫“坦斯摩岛”的,传说中的世外桃源的孤岛。他在岛上遇到了一个美丽的鲛人,鲛人有一个咒语,可以使自己变成人类。最终王子和鲛人顺理成章相爱。  
  故事结束了,天亮了。火红的太阳挂在天边,林彦俊看了一会,站起身来,他又哆嗦了几下,跺了跺脚,搓了搓手。  
  海滩背后是一片幽深的热带雨林。  林彦俊幼时住在乡下的外婆家,也和外婆进过森林。想到这,他打起了精神,大步走了进去。  
  热带雨林中几乎没有路,他半走半爬,狼狈至极。他依稀记得之前听过老渔民说得野外生存的一些方法,好像最重要的一条都是要生火。可他目前身上的东西,好像没有一个是可以燃烧的吧……  
  他于是只得打算学野人钻木取火了。  他边走边拾着树枝,但这里太过于湿热,树枝都是潮软的。他越往路走,路越窄,越走却越好像听见了有什么人在哼着小曲,是很动人的旋律。  
  “是谁?”林彦俊朝着远方喊了一声。  歌声立刻就挺了,清晰地脚步声却越来越近。  
  林彦俊不退而进,也快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毕竟是男人就不会惧怕这些有的没的,况且万一碰见了个队友呢?当然,最重要的其实是这个人哼歌听起来软软的,又特别好听,那就肯定不是坏人吧。  
  林彦俊为自己的想法嗤笑了一声。眼前跌跌撞撞出现了一个挺小只的少年,对方看到他特别惊喜,未等林彦俊开口,他就很自来熟地说道:“我叫尤长靖,你叫什么?”  
  “有长进?”林彦俊一下子笑开,露出了一双很深的小酒窝,看起来没有那么凶了。  
  尤长靖有些惊讶,带着些好奇地伸出手戳戳那两个小酒窝,他又抿嘴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没有摸到像对方一样的酒窝,他有些震惊加不可置信,小声嘟囔道:“这难道是人类的特殊技能吗?”
  他拉着林彦俊的脸搓一搓揉一揉,直到林彦俊终于忍不住拍掉了他的手,板着脸道:“很失礼哎。”
  “啊抱歉抱歉,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人类了……”尤长靖歉疚地笑笑,“要去我家做客吗?”林彦俊有些犹豫,但最终他还是被尤长靖期待的眼神打动了。   
  尤长靖的小竹屋在森林深处,小竹屋看起来有些简陋,但是起码遮风挡雨,这对在海上漂流蛮久的林彦俊来说已经知足了,他坐在小竹屋中的吊床上,心里莫名安心不少。
  林彦俊正想着,尤长靖就从门外推门进来了,他手里捧着几个野果,险些栽倒,看起来有点滑稽,林彦俊又勾起了嘴角,一双酒窝在颊边若隐若现。尤长靖将手里的野果都放进林彦俊手心,坐在他旁边,有些歉疚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这个野果很甜的……”
  林彦俊拿了一颗,剩下的放在了吊床上,此时正好肚子因为饥饿发出了“叫声”,他于是一下子咬下去一大口,果汁一下子迸出来,甜得像蜜一样。
  尤长靖闻着果子甜兮兮的气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林彦俊的目光此时正好落在尤长靖上,于是便看见了他这副样子:“你不吃吗?”三下两下,一个果子已经被林彦俊吞到肚子里了。尤长靖又咽了咽口水,明显有些被林彦俊说动了。林彦俊看着他好像在跟什么无形的力量作斗争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抓起两个果子就塞到他手里。尤长靖愣了一下,连忙又推回去:“不不不,说好要给你吃的,我就不吃了。”
  林彦俊拿着果子,动作顿了一下,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他摸了摸口袋,拿出一颗奶糖塞到尤长靖手里,说:“那你吃这个吧。”
  尤长靖捧着手心里的一小块软乎乎有些化了的东西,一双大眼睛中满是好奇,他小心地摸摸又嗅嗅,反复重复了几次才拆开塞到嘴里吃掉。一种奇特的香甜在口腔,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是你们人类独特的法术吗?”
  “怎么,你不是人类?”
  尤长靖听到他这句话,回复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当然不是,我可是鲛人。”
  “鲛人?”林彦俊转过头来,细细打量他,“传说中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物种?你觉得你长得像吗?”他一边咀嚼着,一边看着尤长靖的腿。  

评论(5)

热度(14)